视觉中国(000681.CN)

交银杨浩:现在不太会去买“高科技”的科技股 明年比较担心通信股

时间:20-07-15 17:03    来源:新浪

来源:阿皮亚

原标题:TOP30 | 交银杨浩:现在不太会去买“高科技”的科技股,明年比较担心通信股,按照这个标准可以找到未来的蓝筹白马

“科技股我们更关注结构性问题,我们现在不太会去买‘高科技’的科技股,是看到供求关系未来可能存在的风险。但凡一次轰轰烈烈的大需求促进之后,大概率会出现产能过剩,所以明年我们对通信类的科技股比较担忧。

但结构性来看,仍有些科技股的供求关系是可以的,壁垒比较高,这样的科技股我们仍然可以投资。“

“短期维度关注行业景气度;中期关注产业生命周期;长期维度关注企业价值观与商业模型,我们认为优秀的上市公司,最重要的挑选维度是企业价值观和商业模式,希望企业是做事业的而不是做生意的,更有持续性,能够兼顾社会价值与经济价值。”

“我们将仓位纪律性地均衡配置在‘重资产+ToB’、‘重资产+ToC’、‘轻资产+ToB’、‘轻资产+ToC’四个象限中。”

“回撤控制方面,我们的策略是通过系统的方法,分散的、对冲的去配置批量成长股,挖掘中长期竞争力突出的好公司,而不是短期内涨幅过高的股票,希望基金的收益主要来源于长期持有优秀的公司。”

“我们反复琢磨这家企业为客户创造的是什么价值,它有没有好的商业模型把为客户创造的价值转换为股东创造价值。这些公司即使短期不在轮动周期的风口上,它的回撤幅度也很小,而一旦景气度反转,则第一波预期差扭转的收益率是很好的。

以此为标准,我们可以在很多行业找到未来的蓝筹白马,也可以剔除现在‘热门的安慰剂’和‘懒惰的垄断者’,也可以剔除仅从公司自身短期利益角度出发的‘伪创新’。”

“我们现在并不急着去配置医药,因为组合中已经有一些品种和医药也有共性,电子、计算机和医药制造业,教育和医疗服务业,都有类似性。在当前市场对医药行业热情过高,我们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参与。”

以上,是交银施罗德基金经理杨浩近期在天天基金的线上路演中,给出的最新精彩观点。

杨浩也是聪明投资者评选出的TOP30基金经理之一,目前的管理总规模约200亿。

从最初的9000万走到现在的200亿,杨浩也坦言随着基金规模的扩大,他的操作手法和管理方法的差别非常大,而面对规模大了之后基金会不会缺乏冲劲的问题,他也给出了回答……

资料来源:Wind;截至2020年7月14日

杨浩目前管理了4只基金,有两只是今年新发的。2015年8月管理至今的双息平衡,共获取196.8%的总回报,年化回报有24.74%,另一只2016年11月管理的新生活力至今也有188.4%的总回报,年化回报33.39%。两只基金相比沪深300和比较基准都有着显著的超额收益。

杨浩将自己的投资理念总结为“至简思维,弱者心态”,非常看重企业的价值观和商业模式,特别是其商业模式的投资视角,他表示,商业模式好的公司,即使短期不在轮动周期的风口上,它的回撤幅度也很小,而一旦景气度反转,则第一波预期差扭转的收益率是很好的。

所以,以此为标准,我们可以在很多行业找到未来的蓝筹白马,也可以剔除现在“热门的安慰剂”和“懒惰的断者”,也可以剔除仅从公司自身短期利益角度出发的“伪创新”。

此外,对于当下热门的医药股,杨浩表示市场比较热,暂时不参与;而对于科技股,他比较担心明年通信股的行情,但对于有些供求关系较好、壁垒比较高的科技股,他认为是可以投资的。

聪明投资者整理了杨浩的路演对话,分享给大家。

“至简思维,弱者心态”的投资理念

问:能否谈谈你的投资理念和具体策略,对当前市场的看法及对投资者的建议?

杨浩:我的投资理念可以总结为8个字“至简思维,弱者心态”。

我喜欢寻求事物之间的关系、主要矛盾,尽量把专业词汇剥开看其本质,把它们归纳总结。

作为分析师探讨技术的最终目的是讲清楚某种商业,但技术本身不能构成长期壁垒。有时候我们认为一种企业文化是好的,有时候又发现同样具有局限性。

比如头几年相对企业的文化和价值,市场可能更看重红利,但现在我们的投资框架中把企业的价值观与其商业模型放在第一位。

短期关注景气度

中期关注产业生命周期

长期关注企业价值观和商业模型

问:你的短中长期策略是怎样的?

杨浩:短期维度关注行业景气度,关注高频景气度变化带来的投资机会;

中期关注产业生命周期,研究产业的关联度,对不同阶段的公司都有一定的分布投资,这样就能形成一定对冲;

长期维度关注企业价值观与商业模型,希望企业是做事业的而不是做生意的,更有持续性,能够兼顾社会价值与经济价值。

问:杨总,在选股策略上如何配置资产?

杨浩:在我的选股逻辑里,具体行业并不重要,而是要把企业放到商业模型的共性中去区分和考察。每一种模式下都可能诞生出非常优秀的公司,但每个象限下考察的和重点不同。

举例来说,教育和娱乐可能很不一样,但他们其实有相同点——要管很多人,人怎么管和工厂怎么管是很不一样的,是两种思维模式和管理路数。

成长股分为四个方向:

ToB/ToC/轻资产/重资产

问:请问你是怎样选择标的的?

杨浩:我们会把成长股分为四个方向:ToB/ToC/轻资产/重资产,构成了四种商业模型的大类。

比如ToC+轻资产的消费服务业(传媒、娱乐等), ToC+重资产的消费制造业(食品饮料制造等), ToB+轻资产的软件服务业(环保服务、物流等), ToB+重资产的制造业,从而了解资产结合中商业模型的大概配比。

这里涉及到很多行业知识,我们会与分析师配合,共同把专业语言转换为投资语言。

选股最重要的维度是企业价值观和商业模式

以商业模式视角投资能剔除“热门的安慰剂”、“懒惰的垄断者”和“伪创新”

问:选择好的方向有哪些标准和注意事项呢?

杨浩:我们认为优秀的上市公司,最重要的挑选维度是企业价值观和商业模式,希望企业是做事情而不是做生意的,更有持续性,且能够兼顾社会价值与经济价值;

其次,我们会探讨一个企业处于周期的什么位置;最后还会考察短期景气度和对应的估值水平。

问:根据商业模式这个视角来进行投资主要包括哪些内容?

杨浩:我们反复琢磨这家企业为客户创造的是什么价值,它有没有好的商业模型把为客户创造的价值转换为股东创造价值。

这些公司即使短期不在轮动周期的风口上,它的回撤幅度也很小,而一旦景气度反转,则第一波预期差扭转的收益率是很好的。

以此为标准,我们可以在很多行业找到未来的蓝筹白马,也可以剔除现在“热门的安慰剂”和“懒惰的垄断者”,也可以剔除仅从公司自身短期利益角度出发的“伪创新”。

市场是有效的,不去判断点位、押注方向

问:不押方向,是采取大分散配置吗?

杨浩:我们按照商业模式划分四个类型,按照轻资产、重资产、ToB、ToC划分四个象限,将仓位纪律性地均衡配置在四个象限中,对冲单一方向过重或者主观判断错误的风险,从而有效实现回撤控制。

问:不押注方向,意味着分散投资,如何保证相应的收益?

杨浩:市场是有效的,而且市场非常强大,我并不认为自己可以去判断点位、押注方向。

我们更希望安全、稳健的去投资,以弱者的心态去做投资。

我们将仓位纪律性地均衡配置在“重资产+ToB”、“重资产+ToC”、“轻资产+ToB”、“轻资产+ToC”四个象限中,有效实现回撤控制,对冲单一方向过重或者主观判断错误的风险。

希望基金的收益主要来源于长期持有优秀的公司。

通过逆景气度操作、以好的价格买入质地优秀的公司,来避免踩雷

问:你是如何控制风险,避免踩雷,如何应对像视觉中国(000681)这样的突发事件?

杨浩:在基金管理过程中我们会特别注意回撤的问题,通过系统的方法,分散的、对冲的去配置批量成长股,对冲单一方向过重或主观判断错误的风险。

在重仓股上,我们倾向于逆景气度操作,尤其是行业景气度见底、但公司竞争优势看的很清晰的时候,以好的价格买入。

我们希望能挖掘到质地优秀,中长期竞争力突出的好公司,而不是短期内某个上涨50%的股票。

当前市场对医药行业的热情过高

我们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参与

问:医疗还能持有吗?

杨浩:我们现在并不急着去配置医药,因为组合中已经有一些品种和医药也有共性,电子、计算机和医药制造业,教育和医疗服务业,都有类似性。

在当前市场对医药行业热情过高,我们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参与。

问:地产券商都涨了,行情是不是快结束了?

杨浩:我并不认为自己可以去判断点位,押注方向。

市场是有效的,而且市场非常强大,不要轻言自己能够战胜市场,我们更希望安全、稳健的去投资,希望基金的收益主要来源于长期持有优秀的公司。

现在不太会去买“高科技”的科技股,明年比较担心通信股

供求关系好、壁垒比较高的科技股,仍然可以投资

问:科技股还能上升吗?

杨浩:科技股我们更关注结构性问题,我们现在不太会去买“高科技”的科技股,是看到供求关系未来可能存在的风险,但凡一次轰轰烈烈的大需求促进之后,大概率会出现产能过剩,所以明年我们对通信类的科技股比较担忧。

但结构性来看,仍有些科技股的供求关系是可以的,壁垒比较高,这样的科技股我们仍然可以投资。

问:科技板块的未来,站在中长期维度怎么看?板块近一年持续强势,但后续如果出不来业绩,是否面临回撤风险?后续如果分化,看好哪些细分领域?

杨浩:我们现在不太会去买“高科技”的科技股,是看到供求关系未来可能存在的风险。但结构性来看,仍有些科技股的供求关系是可以的,壁垒比较高,这样的科技股我们仍然可以投资。

在我的选股逻辑里,具体行业并不重要,而是要把企业放到商业模型的共性中去区分和考察。我们会把企业按照“ToC”、“ToB”, “服务业”, “制造业”这几个维度,两两交合构成4个选股象限。

对未来比较有信心

好公司在疫情结束后

能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问:下半年投资方向是什么?

杨浩:疫情的影响目前尚未结束,对疫情后国际关系、全球化进程、对国内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刺激政策的动向市场众说纷纭,我们认为这都是非常难以判断的事情,我们也不会基于某一个宏观的判断,而大幅度的去做仓位选择和行业配置调整。

在疫情中,我们观察到优秀的公司没有停下修炼内功的步伐,过去持续的研发投入,较好的资金储备,规整的管理体系,使得他们在疫情期间表现出较好的经营稳定性,这也有助于他们在疫情结束后,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问:下半年的A股市场会有怎么样的表现?更看好哪些板块的投资机会?如何预防回撤?

杨浩:在疫情中,我们观察到优秀的公司没有停下修炼内功的步伐,过去持续的研发投入,较好的资金储备,规整的管理体系,使得他们在疫情期间表现出较好的经营稳定性,这也有助于它们在疫情结束后,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整体来说我们对未来比较有信心。

回撤控制方面,我们的策略是通过系统的方法,分散的、对冲的去配置批量成长股,挖掘中长期竞争力突出的好公司,而不是短期内涨幅过高的股票,希望基金的收益主要来源于长期持有优秀的公司。

抢热点的短期波动不是我们的目标

我的产品适合长期持有

问:我持有你管理的交银新生活力,觉得比较稳,请问是否因规模大了,缺少冲劲了?

杨浩:整体而言,我们追求稳健长期投资,注重控制回撤,不因追求短期排名而放大组合的风险偏好。

正因为我们的投资框架是三维度的,兼顾短中长期,尽量对冲波动回撤。

所以建议长期投资,抢热点的短期波动可能并不合适,也不符合我们组合的管理目标。

问:你是采用了什么策略来保持基金的长期优异成绩的?规模增大是否会对基金的收益率有影响?随着规模逐渐扩大,接下来还有哪些对策来保持基金的优秀业绩?

杨浩:我的投资秘诀的核心是与时俱进。过去5年的基金经理生涯,在管基金总规模从开始接手时的9000万到现在的200亿。

随着基金规模的扩大,操作手法和管理方法的差别非常大,很感谢我的客户让我不断扩大基金规模得到锻炼的机会。

问:为何这个月我自动赎回小部分基金呢?

杨浩:交银双息平衡为定期支付混合型基金,按照基金合同约定,每月初按照年化6%的现金支付比率,定期通过自动赎回基金份额的方式向持有人支付一定现金。

所以,每月初都会有一笔强制赎回的交易记录。因定期支付自动发起的强制赎回,投资者无需支付赎回费。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逯文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