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中国(000681.CN)

面对疫情,通信行业的急缓进退

时间:20-02-24 09:24    来源:钛媒体

图片来源@<a href='/' target='_blank'>视觉中国</a>(<a href='/' target='_blank'>000681</a>)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财经无忌

01、疫情笼罩下取消的盛会当地时间2月12日,GSMA CEO John Hoffman在官网发布公开信,正式宣布取消今年的MWC (Mobile World Congress,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展会,该展会原本于本月24至27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办,但因受到新冠病毒蔓延的影响,最终不得不取消。

作为一年一度的盛会,MWC已经成为了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移动通信领域内的展览。这也是自1987年以来,MWC历史上,第一次因故取消展会。

与每年1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CES (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美国消费者电子产品展)的全场景覆盖、消费品为主的To C模式不同,MWC偏重于“移动通信”,实质上是移动通信领域内的专业性展览。

其侧重点是移动通信产业内To B关系,以促进产业全球性的发展和技术应用。因此,MWC停展,真正影响到的是GSMA本身,以及各大基础设备供应商、运营商。

电信基础设备供应商方面,2月7日上午,爱立信发布声明,宣布取消参展MWC,随后,四大基础设备供应商中,诺基亚宣布退出,中兴缩减参展规模,华为调整了参展计划——也就是说四大基础设备供应商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放弃今年的MWC了;

运营商方面,2月10日,日本最大的运营商NTT DOCOMO发布简短声明,宣布不参加今年的MWC,随后,欧洲最大的运营商沃达丰(Vodafone)、美国三大运营商之二AT&T和Spirit也不来了、德国最大的运营商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更改参展计划——而这几家运营商,都是GSMA董事会成员。

移动终端方面,2月5日,LG发言人对媒体表示:“因冠状病毒蔓延,考虑到员工的安全,LG决定退出本月底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MWC2020世界移动通信大会。”LG成为第一家因疫情取消参展的大型终端公司,之后,索尼、vivo、TCL等终端公司跟进宣布退出今年的MWC。

索尼1月16日发出的MWC邀请函

但是,由于移动终端To C的属性,各大手机厂商在MWC的“秀肌肉”反而成为了更为人们所熟知的存在。

02、被延误的供应商市场当地时间1月23日,爱立信发布2019年财报,财报显示,截至12月31日,爱立信营收为2272亿瑞典克朗(约合238.4亿美元),较2018年的2108亿瑞典克朗增长8%,这也是连续六个季度爱立信的有机销售额实现增长。

增长得益于东北亚及中东的业务增长,但是相对的,北美市场出现了一定萎缩。

其实我们也不难理解,爱立信为什么增长会集中出现在中东市场,尤其着重指明的东北亚市场。

东北亚市场,有网络连接最快的韩国,有全球第三大单一电信市场的日本,还有世界第一大单一电信市场中国。

早在2018年11月在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展开的“5G网络就绪指数”调查报告显示,东北亚的中国名列第一,第二名、第四名分别是日本和韩国,在抢夺5G发展过程中,中、日、韩三国都在加快部署工作。

而在运营商5G发展领先指数中,排名前五的运营商分别是NTT DoComo(日本)、SK电讯( SK Telecom,韩国)、LG U+(韩国)、韩国电信(KT Corporation,韩国)和软银(SoftBank,日本)。

可以说,日本和韩国的运营商在发展5G网络上,一向走得比较远的。而中国早已建成全球最大的单一4G/3G/2G网络,在发展5G过程中,坐拥华为、中兴两大电信基础设备供应商,在搭建5G网络部署过程中,只需要投资兴建而已。

而电信基础设备供应商的客户,就是这些运营商。

韩国电信的5G合同,分给了三星、爱立信以及诺基亚;LG U+的合同,分给了华为、三星及爱立信;SK电讯的合同给了三星、爱立信以及诺基亚。

日本方面也一样,本土的富士为供应商之外,基本上每家日本运营商的5G合同都少不了爱立信。

即便在中国,爱立信及诺基亚基本上也能够获得三大运营商一定份额的合同。

2月14日,爱立信企业网络负责人Fredrik Jejdling在一场访谈中指出,爱立信已手握81个5G合同,是四大供应商中获得合同数最多的。

可以说,随着东北亚地区三大移动通信国家对5G部署的热情,在2019年这个5G元年,爱立信获得了急速的发展——即便北美市场有一定的萎缩,但是依然保证了爱立信2019年财报的增长。

诺基亚也一样,在5G涌动的2019年到2020年年初,同样以同样的方式,在全球大肆收割合同,根据2月6日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诺基亚已经获得包括中国电信在内的66份5G合同,其合同重心,和爱立信不同的是,除了东北亚的中日韩,其在北美市场的份额进一步增加,领先地位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

而华为贵为全球最大的电信基础设备供应商,在中国、中东及欧洲等地区,获得了超过65份5G商用合同,累计5G基站出货40万套,而这个数据已经是2019年10月份的数据,之后华为便没有更新合同数量以及出货量,坊间猜测合同数量应该增加了的。

在上次公布之后,华为至少获得了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以及泰国的相关合同,而出货量按照任正非透露的计划,超过50万套应该是妥妥的了。

同属四大的中兴,路就不是那么好走,2018年的制裁风波之后,中兴还在漫长的复苏中,但是依旧在全球获得了超过35个5G商用合同,这个数据,也已经3个月没有更新了。

根据IHS Markit的数据,2019年3季度,华为、三星、中兴5G基站发货量占比分别为33%、21%、18%,而这些发货,基本上都集中在了东北亚市场的韩国及中国。

受制于疫情之下制造端和运输端的阻滞,对于全球服务的四大设备商而言,出货、搭建,甚至研发及实验室测试都有可能受到影响。

而作为设备商向全世界展示新技术、新方案的舞台,尤其是各国都在开始搭建和部署5G网络最为重要的2020年,MWC的取消是个灾难性的消息——持续增长的业绩,估计要有所回落了。

03、“不能等”和不得不等的终端厂商在几天前小米手机10线上发布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雷军坦言:“不要等到疫情搞定了,自己被打败了。”

带着小米一众高管,带着小米手机10,雷军的2020以一场怼友商大战揭幕。

雷军不能等,不代表其他家不能等。在雷军前一天开发布会的是三星。作为全球智能手机的老大,三星的首发一向都在美国,一是要首发供应链的技术,二是要给后面的小弟们树个标准。S20系列、上下翻折叠屏手机发布。

即便三星一切如期,随着智能手机普及以及寡头效应的凸显,中国智能手机厂商,早已成为全球最不可忽视的力量。在全球前十的终端厂商中,中国占到了7家之多——伴随着MWC的取消,它们中几乎每家,都选择将自家的新品延后择机发布。

首先是步步高系旗下众品牌。iQOO 3选择了2月25日发布,具体的发布形式还没确定,但是全网直播已经开始预热,最为引人注意的是,在小米手机10线上发布会结束后,iQOO发布了一条极具轻蔑性的微博,仅仅一个“哦”字。这比华为在苹果发布会之后的“稳了”还让人浮想联翩。

iQOO 3 5G主打的就是性能旗舰。从现在公开的信息看,除了摄像头和价格之外,无一不是现阶段顶尖的手机硬件及技术。自从一代上市以来,以强大的续航+充电+性能+性价比,直接进入线上高性能及性价比战场,并在比小米手机9晚10天发布的情况下,依靠现货优势,抢夺了不少这个细分市场的用户。

同样隶属于步步高系,从国外转战到国内的Realme,入群就直接切入线上搞性价比细分市场,而且堆料更激进。加上背靠 “大厂”,在供应链及品控方面和母品牌OPPO几乎一致,但是价格更低,这让同样以性价比著称的小米十分难受。

Realme原本要在MWC发布的,是最新搭载高通骁龙865移动处理器的X50 5G青年旗舰。从现在曝光的配置来看,5G,旗舰,定位年轻有活力群体,自己最吸引人的,自带65W超级闪充。

这类似华为将IMX600摄像头沐足下放到荣耀一模一样的操作——降维打击。

对于小米来说,这是毫无还手之力的打击——真材实料的技术,不是靠几页PPT就能实现的。

但是步步高系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真正的旗舰——OPPO的Find X2。从OPPO副总裁沈义人的爆料来看,120hz刷新+240hz采样+2k分辨率+视频插帧芯片+SDR转HDR+,HDR最高1200nit亮度+100%DCI-P3的Super Amoled 1440P屏幕是跑不脱的了,这应该是现阶段供应链上,最好的手机屏幕了吧——而且是出厂逐一校色。另外,65W超级闪充也是没跑的了。

而且,坊间传闻,今年的Find X2总出品人及总监制人是Tony Chen,这是OPPO有史以来,内部待遇规格最高的旗舰机,这一点足以可见,OPPO狠心对现金流R系列下狠手,推出Reno的独立品牌及引入Realme品牌,分别占据线上大众市场及线上性价比市场,而且还培养了一加来做线上高端市场,且目的显而易见——就是为了主推OPPO品牌的高端旗舰路线。

OPPO为了准备展会,工作人员已经提前出发到了巴塞罗那,并进行自我隔离,以满足参展要求。可惜MWC的取消,OPPO损失的不只是Find X2的发布,还有工作人员的人力损失。

步步高系另外一个大厂vivo,同样信心满满。vivo的APEX概念机一直都是vivo在MWC的重头戏,其在MWC展示的APEX概念机的功能和设计基本上在新机型上得以实践。

如2018年的升降式前置摄像头及全屏幕发声技术、2019年的侧边压感电容按钮技术等都用到了下一代旗舰机NEX上,因此,APEX概念机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vivo在下一部旗舰机的重点和方向,也正式因为这样,APEX概念机一直备受期待。但是vivo不像OPPO派人提前前往,并进行隔离,而是在疫情发展之后,直接取消前往巴塞罗那参展。

从曝光的APEX概念机信息来看,最引人的,是无开孔一体化的屏幕,无法确认是屏下摄像头还是继续采用升降式摄像头,和后置方形潜望式摄像头,镜头上显示的信息是“5-7.5X OPTICAL ZOOM”、“48MP GIMBAL CAMERA”,应该是支持7.5倍光学变焦的4800万像素摄像头,至于全方位摄像头,估计要等vivo自家来解释了。

可惜,这一切随着MWC的取消,而要延后了。

比较令人期待的,自然是老大哥华为的Mate Xs,自2019年Mate X亮相,之后少量供应后,华为一年一度的MWC大戏除了设备供应商这个角色外,就是智能终端厂商这个角色了。

华为的邀请函用一张某厂商的折叠屏手机开页来做背景,并在里面强调了“1+8+N”的全场景智慧生活。鉴于华为的保密能力,直到现在,Mate Xs的曝光信息,少之又少,而且围绕在Mate Xs之后的8+N也很少,只是海报上的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电视,耳机,智能手表,VR眼镜,汽车和扬声器之类的设备,而这些设备,均没有型号之类的说明,那只能等到展会上才能看到。

在MWC确认取消前,华为依然进行着紧锣密鼓的准备,其决心可见非同一般。

自2019年来,华为在全球都被美国针对,这种情况下,华为的求生欲望也更加强烈,如果不是美国的手段,大概率华为在2019年已经是全球第一智能终端厂商了。即便在美国各种打压下,依旧取得了2.4亿的出货量,稳居全球第二。

华为的下一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04、冰火两重天的运营商们2019年,中国跳过试商用,直接颁发了4张5G牌照,在原有的三大运营商基础上,引入了中国广电参与市场竞争及资源优化。可惜,中国广电刚刚准备动手,一场疫情就给它按下了暂停。

疫情中,出彩的是三大运营商,以及华为和中兴这两个基础设备供应商。

1月24日,火神山医院相关设计方案完成,当日凌晨,医院建设指挥部调集了35台铲车、10台推土机和8台压路机抵达医院建设现场,开始土地平整等相关准备工作;当天晚上,中国电信联合华为、中兴等设备供应商,开通5G信号,为央视提供5G 4K视频直播施工现场,造就了中国最火爆的网络直播,最高峰时同时在线人数超过5000万,为支撑火神山建设,一天半时间内,中国电信首个火神山医院5G基站部署完成。

1月25日晚,华为发布新闻通稿,三天时间,完成火神山医院湖北移动及湖北联通的5G基站部署。这个速度,也是绝无仅有的。

然而,源于武汉的疫情,运营商在全国的5G搭建被迫暂停。与武汉三天完成搭建与部署不同,全国各大城市的5G铺设,不同程度的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一定程度上,延迟了中国对于5G推广的计划。而这中间暂停的这段时间,实际上给了某些国家绝好的“落井下石”的机会。

如果真正的放开手脚去搭建及部署,中国的5G速度,会让世界侧目,但是现在,这一切被无情的顺延了。

作为基础设施的组成部分,通信主权终于在逐步牢牢的把控在自己手中。

其实被拖住的,不仅仅是中国,全球产业链上,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影响。中兴、华为的5G基站出货量占了全球40%以上的份额,而且按照华为的数据,有超过一半是发往国外的,而这些设备是在没有全球最大的电信市场——北美市场下完成的出货。

在此之外,疫情带来的最大的影响,也许是各个国家可能都会停止交流,无论是商务上的还是其他方面的。

05、依托产业链上的制造业苹果在华最大的代工厂郑州富士康,它也是最先受到疫情影响的代工企业之一。

按照正常的假期安排,2月10日应该是富士康正常开工上班的时间。且为了给富士康提振士气,河南省省长尹弘在这天还专门去了富士康的产线车间,指导生产生活工作。

但是对于富士康而言,面临的返岗复工难度之大,绝非一般中小企业可比的——富士康的员工太多了。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富士康在郑州,分别有郑州航空港、出口加工区、中牟县供设置了三个大型生产厂房,其中航空港的人数是最多的,一度超过18万人,出口加工区及中牟县厂区,人数在10万左右。人员来源地复杂、流动性大,这些对于疫情防控来说都是红灯。

但是,根据行业规则,富士康每年都会有一部分员工留守工厂,完成一些既定的生产计划和工厂的值班、看管等。因此,2月10日,富士康迎来的第一批返岗员工,总数不超过10%。

除了郑州,富士康在深圳龙华、佛山等地的工厂,根据当地政策的要求,已经将返岗复工时间推后到2月17日,也就是至少延迟了一个星期。

截止到稿件推送时,富士康官方任旧没有发出政策复工的信息。

有意思的是,在深圳龙华,为了满足政策 “必须每日为每位员工准备至少一只口罩”的要求,富士康决定自己动手,以满足自身的口罩需求。官方已公布口罩的生产计划,日产10万个口罩的产线已经在2月5日试产成功,预计到了月底,能达到设计要求的200万个的日产量。

为了鼓励返岗复工,郑州富士康推出“防疫返岗激励奖”,激励对象为数位产品事业群。郑州的在职员工,符合返岗复工健康要求并已到岗的员工,每人可以奖励3000元。

除了富士康之外,和硕同样面临返岗复工难的问题。

根据和硕的消息,企业在上海、昆山的工厂已经自2月3日复工,而且复工率达到了90%,但是随着疫情的发展,到了2月7日,和硕依据各地的政策,又停产到了2月10日。

除此之外的几个个代工大厂,广达、伟创力、英业达等,仍都维持10日返工的目标——事实是,行业并不看好这样的复工时间。因为,行业整条供应链都是环环相扣的,每个代工厂背后都有一堆大大小小成百上千个的供应商,从小至米粒大小的被动元器件,到大至包装出货用的纸箱,只要供应链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掉链子”的情况,生产都会出问题。

06、受产能影响的终端还能如期上市么苹果是全球唯一一家没有工厂的硬件设计大户。苹果的产品,几乎都委托给了富士康(手机)、和硕(PC等)、立讯精密及歌尔股份(耳机等),而这些代工厂的产能,几乎都在中国大陆。

2月1日,苹果宣布暂时性的关闭在华的部分体验店,关停时间至2月9日,随后,苹果将关停时间延长到14日。但是到了14日,苹果也只是“限时开放”。

影响苹果关停体验店的,除了疫情影响下,人员密集可能带来的不可控因素外,可能产能也是其面临的问题之一。

郑州富士康承接了苹果超过90%的手机产能,立讯精密及歌尔股份手里面还有4500万套AirPods系列产品的产能。基于返岗复工所面临的的难度,苹果已将2020年第一季度iPhone出货量预期下调10%。

而根据苹果的计划,在三月份还会发布一款廉价新机:iPhone SE2(iPhone 9 SE)。现在看来,受到产能影响,就算发布了,备货也是个大问题。

国内厂商中,小米是四大终端厂商中唯一一家没有自建工厂的,其产能都依托于代工。这些代工厂,包括南京的英华达、河南的富士康、西安的比亚迪,还有红米手机所在的嘉兴闻泰。

从现在的情况看,小米受产能影响的情况还将持续,原本就一直饱受产能之困的小米,在最新款的小米手机10发布后,问题依旧难解。

OPPO/vivo兄弟的生产基地、华为终端的生产基地,均放到了东莞,分别位于长安镇及松山湖。当然,这两家厂商也有大量的委托代工,按照OV兄弟公开的备料情况以及华为的备料情况,在疫情下,自己有工厂的,产能还是很可观的。

毕竟,这三家对供应链的把控能力,在国内一直是超一流的存在。

供应链消息,OPPO的Find X2已经完成初期备货,数量超过50万台,而华为的P40系列,同样完成了一定的备货,而vivo在预热的iQOO 3 5G,备货直接超过100万台的量级。

可能这方面,手机行业受到最小影响的要数三星了。三星自2019年第三季度完成在广东惠州的工厂关停后,产能已经完全从中国大陆转移到了越南。

从TrendForce给出的数据,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将在3月份下滑12%,并将iPhone产量下调了10%,至4100万部,而华为的产量预期下调了15%,至4250万部,而三星的出货目标仅仅下调了3%。

疫情的蔓延,MWC的取消,再至于影响波及到电信基础设备供应商、运营商及智能终端厂商,对整个移动通信行业来说,是2020年新年最不可能预估的事情。

我们可以想见,运营商参考雷神山及火神山的建设速度,会快速弥补5G的国内部署;可以想见,运营商以极短的时间弥补基站设备安装、完成调光纤铺设,信号连接。

最苦的,一定是智能终端厂商。从新品发布,到产力供应,无不受波及。当然,这也是一次检验:对供应链把控能力,大概率决定了厂商后期的供货能力,以及后续的口碑。

复工之后,你会买一部新手机,来支持“他们”,犒赏自己么?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